阜阳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渔色大宋 第861章:还是掉进了坑里

发布时间:2019-09-26 03:19:21 编辑:笔名

渔色大宋 第861章:还是掉进了坑里

“小人遵命。”

徐子桢微微佝偻着走了过去,来到桌边假意一撩下摆要跪,吴乞买挥挥手:“站着吧。”

“是。”徐子桢乐得不跪,本来就是做样子而已,于是站直身子,顺势偷偷看了一眼这位金国第二任皇帝。

那天太祖庙前他曾远远看过,今天近看却发现他并没有皇帝该有的那种颐指气使的威压,而是带着和气的笑容,就是一个平凡的中年汉子。

王安石在当下的年代被士大夫所不容,因为他变法伤害了许多保守派的利益,因此在大宋境内很少有人谈及他,这也是吴乞买发现徐子桢居然知道他的书而感到奇怪的原因了。

“听斡本说你原是青州乡间人士?”

徐子桢听懂了这话的潜台词,于是很是谦虚地说:“小人虽生于乡里,但自小也曾读过书。”

瞧瞧,这才是低调的牛逼,老子看着是乡下人,可却是文武双全的!

吴乞买笑问道:“那以你之见,王半山的变法之举可有真益处么?”

徐子桢略低着头答道:“关于变法一事,其实他在这书里有隐晦地提及。”

“哦?那何处?你且指来我看看。”吴乞买愈发好奇,指着书问道。

“是,小人寻给陛下……”

徐子桢说着俯身去拿书,书桌很大,以他的身高也需要伸长了手臂,吴乞买见他伸得吃力,便将书拿起递了过去,就在这时,徐子桢突然出手如电,一把扣住吴乞买手腕,紧接着左手一按桌面翻身跃了过去,身子还未落地顺手一抄将桌上一柄裁纸刀摸到了手里。

吴乞买大惊,他的注意力已全被徐子桢的说辞吸引,根本没想到他会突然发难,他出身皇族,从小熟习弓马,反应极快,手腕一翻想要反制住徐子桢,可是终究慢了半拍,手刚伸出,一把冰冷的裁纸刀已架到了咽喉上。

徐子桢闪身贴在他身后,笑眯眯地道:“别乱动,我要一紧张可就对不住了。”

“别……我不动便是了。”吴乞买的反应大大出乎了意料,他居然满脸惊慌双脚颤栗,别说是皇帝,就算是这宫里随便一个侍卫恐怕都不止这点定力。

徐子桢眉头一皱,忽然发觉似乎有点不对劲,一转眼却看见斡本依然站在原地,没有高声呼救,也没有拔刀护驾,而是脸上带着微笑,一种设局得逞后的笑。

“怎么,很好笑么?”徐子桢将刀逼紧了些,厉声喝道,“不想他死就站那里别动。”

斡本笑了笑:“我本来就没打算做什么,不过……他死不死与我何干?”

他说着话居然坐了下来,对那把裁纸刀指了指:“你难道不奇怪陛下初次见你为何能容你近前?桌上又凑巧会有把刀

渔色大宋  第861章:还是掉进了坑里

?”

徐子桢沉默了,这事确实有古怪,只是他还没看出到底哪里不对。

“不得不说,你的耐心确实让我佩服,运气也着实不错,你说是不是,三顺?”

门外忽然一个爽朗的声音大笑着响起:“什么三顺,该叫徐先生。”笑声未落,门被推了开来,一个身穿黄袍的汉子大步走了进来,在他身边紧紧簇拥着四名护卫,全是神完气足目光凌厉之辈。

徐子桢在黄袍汉子进门的时候心已经凉了,因为他发现自己错在哪里了,自己手中控制着的“吴乞买”居然和门外进来的汉子长相极为相似,只是黄袍汉子身上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气势。

这才是真正的吴乞买!

当啷!

徐子桢把刀扔在了地上,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假“吴乞买”甫一得脱慌忙逃到斡本身后,摸着咽喉心有余悸。

啪的一声,他一巴掌拍在额头上,顿时一阵轻微的喀嚓声响起,他脸上那层涂了多日的蜡裂了开来,然后被他随手抹了几下,再用袖子狠狠擦拭了一番,终于又露出了那张真实的脸来。

或许是自知不可能逃脱了,或许是终于又能恢复真容了,徐子桢长长吐出一口气,换了个姿势惬意地坐着,抬眼看了看吴乞买,又看了看斡本,由衷地拍手道:“看样子老子还是掉进了坑里,佩服佩服。”

斡本又站了起来,毕竟真皇帝已经来了,他回身对徐子桢拱了拱手,笑眯眯地说道:“好说,该佩服的还是我,为了引出徐先生,可费了好大的劲。”

徐子桢越看他的笑容越讨厌,嗤笑一声道:“那倒是,为了找我一个人还特地建个护龙营,还满天下征召高手,结果几十号人几乎就死绝了,斡本大人好手段。”

“小小伎俩不堪入徐先生法眼,我知道这瞒不过你,所以并未刻意来寻你,以免打草惊蛇反而不美。”

“不光护龙营,你们还拿赵佶父子来勾引我,可惜,我对那爷俩无感……哦,就是懒得理会,所以你们的埋伏要浪费了。”

吴乞买哈哈一笑,也坐了下来,和徐子桢遥遥相望:“浪费倒未必,虽不曾等到你徐先生,但小鱼小虾还是有几只的,不枉铁浮屠辛苦这一趟。”

徐子桢心里一紧,吴乞买居然派出了铁浮屠?还有人中埋伏?难道是林朝英他们?不过他没有去问,因为现在自身难保了,问了也白搭。

他索性把腿抬起放到了桌上,靠着椅背懒洋洋地道:“现在我这一百多斤就在这儿,想怎么处置干脆点儿吧。”

吴乞买没说话,斡本却开了口:“徐先生,赵构小儿已在忌惮于你,你即便能回去,恐怕已无你立足之地,不如便留在会宁府如何?”

“没兴趣。”徐子桢一口回绝。

斡本又笑了,从他眼神里能看得出他似乎希望徐子桢拒绝。

“既然如此,那……”

“等等。”徐子桢一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头,“既然你们算到我会来,那么自然也该知道我为谁而来,反正我也活不到明天了,满足我最后一个愿望如何?说不定我会给你们一点你们想要的东西。”

斡本看向吴乞买,吴乞买嘴角微翘,缓缓说道:“来人,将容惜帝姬请来。”

玉溪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玉溪治疗宫颈炎方法
玉溪治疗宫颈炎费用
玉溪治疗宫颈炎医院
玉溪治疗卵巢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