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机要费怎么花机要费案扁恐难保全马永成

发布时间:2019-11-25 08:42:38 编辑:笔名

机要费怎么花 机要费案扁恐难保全马永成

台海11月1日讯 台湾《中国时报》今天特稿指出,台“总统府”会计长冯瑞麟前天在“立法院”说,“国务机要费”中的机密费,以前都由“前总统府副秘书长”马永成领走。冯瑞麟在“立法院”的公开陈述,意思很清楚,即机要费机密费究竟怎么花,他不知情,只有马永成清楚。面对检察官陈瑞仁多次传讯,相信冯瑞麟也都是如同在“立院”询答般同样的同容。

如此一来,马永成在机要费案的角色,一如SOGO案中的“第一家庭”医师黄芳彦。不同的是,马永成绝对不会说出对陈水扁或“第一家庭”不利的证词。当然,马永成更不会说出让自己不利的证词,因为他曾经具有公务员身分。

黄芳彦在SOGO案角色,只能以“贯穿全程”形容。检方起诉书说,黄芳彦不具公务员身分,所以没有贪渎问题。这也让他能“称职地”扮演起防火墙角色。

然而,机要费不同于礼券,它是公款,马永成又具公务员身分,若稍有闪失,那怕仅是十万元,只要帐目有一点含混,便难脱身。所以,马永成在“国务费案"的角色,不是没有风险的,至少没有黄芳彦这么稳当。

前些时日,陈水扁与一位友人晤面,陈水扁极有自信地表示,机要费案他没有一毛钱放进自己口袋,一定经得起司法调查。这位友人顺势对陈水扁说,既是没问题,亦盼陈水扁“要好好保护马永成”。显然马永成能否于机要费案全身而退,相关人士仍有疑虑与忧心。

机要费案,陈水扁说是用在“机密外交”,“总统府”会计长说钱都是马永成领走。这样的说词,让马永成居“承上启下”角色。

二零零四年,“总统”大选结束,“国安局长”因枪击案政治易人,人事令发布前,陈水扁召见新任人选薛石民,薛石民正在家中做晚饭,一通电召,薛石民匆匆赶往“总统府”,结果是马永成与其晤谈约20分钟,等见到陈水扁,陈只说“一切拜托”就算定案。

以马永成的政治分量,连“国安局长”他谈了就算,政府的机密情报“外交”自是“全程参与”;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只要陈水扁或马永成指示,这些机密工作经费,不是“国安局”就是“外交部”掏钱,何以“总统府”不循此路,要四处找发票报帐?

再者,马永成的确曾处理过不信任“国安局”、“外交部”,只想与绿营人士单线来往的“情报员”案例,即便如此,这名情报员所领经费,仍是“总统府”私下指示“国安局”支付,并未经过机要费。

这种机密,马永成知道很多,问题是,面对检方,有关经费支付问题,他会直接说实际出钱的是“国安局”,还是说是机要费出钱的?机要费是公款,不是礼券,马永成是否成为国务费案的“黄芳彦”,数日即见分晓。

中医诊断
新机上市
制冷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