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第二十八章 愧疚的段相

发布时间:2019-10-12 20:15:53 编辑:笔名

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第二十八章 愧疚的段相

小院里有段相派来的侍卫十二时辰不断的保护值守,一方面极大的保证了杨念慈她们的安危,比如温翔就不敢狗急跳墙来硬的;另一方面,他们也光明正大的偷听墙角,院子里发生的一切都快速的向相府传去,比如杨念慈今晚的“奇谈谬论”。

所以,段相与妻妾女儿们欢聚用过年夜饭后,没留下来看烟花,而是去了书房。

等他看完手下的汇报,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儿。

他能到今日的高位,便说明他比一般人更加的善于揣摩人心。温翔觉得杨念慈的话好像有几分歪理,他却觉得三女儿这话的确是说中了不少人或者说是大部分人隐藏的心思。甚至他联想到了自己的身上,刘氏这个正室做的自己不满意,就像三女儿说的,不正是自己不放心将小妾们给她管教,有些关系内院的大事也不想让她决断,至于发发火偶尔有可没换来心情舒畅,跟她说说自己的小麻烦小秘密?呵呵,段相表示,那个日子是如此的遥遥无期甚至于今生无望。

不其然的,段相想起了前两任夫人。大夫人与他从小相识,两人是有真感情的。当年大夫人因病去世,临终前还挣扎着为段相选定了第二任夫人。正是杨念慈的生母。对于大夫人,段相有爱慕有感激有敬重,认为她是最合格的正室嫡妻。

而第二任夫人,段相想起就心情复杂。

当年因为一些事,自己与她有了肌肤之亲,可自己的确是没想娶她的。后来,大夫人在床榻前要他答应,在她去后要立即迎娶她进门。自己一方面为了让妻子走的安心,一方面觉得也是保住了她的名节,而她的教养性子也不错,才匆匆将她抬进门。

细想起来,与后院那么多的“真爱”相比,二夫人是唯一的婚前没有与段相发生感情的人。段相心里本就存了芥蒂,婚后也是一直淡淡的。可二夫人却是早就仰慕段相,下定后便倾心相许,婚后更是死心塌地。为了段相做了很多事情,什么都顺着他的意,甚至对着小妾也是和声细语生怕她们有个不妥段相不开心。但这样深沉的爱注定了是悲剧,三小姐出生后

,原以为段相会对她上心的二夫人见他仍是淡淡的,顿觉人生灰暗无望,一病不起,留下还吃奶的女儿找大夫人诉苦去了。

因着二夫人,也因着后院的莺莺燕燕实在太多,段相一度将三女儿抛之脑后。甚至在年节聚餐时瞥见这个女儿还活着就再不上心。

可现在听到杨念慈说的话,什么自己也有“恋父情结”,什么见到温翔就觉得像自己想象中的父亲

段相无法生气,只觉得心酸。一时间,眼前浮动着一双总是含着期盼的圆亮眼睛,耳边是永远小心翼翼的声音:

“老爷,这样可好?”

“老爷,这样可妥当?”

“老爷,这样可喜欢?”

“老爷,我们的女儿,多漂亮,多像你”

原本清亮有神的眼睛,慢慢的越来越黯淡,越来越无神,最后无力的永远闭上

段相突然发现自己并是不对那个女人遗忘的那么彻底

这一刻,对二夫人的愧疚怀念被段相下意识的转移到了杨念慈身上,所以

杨念慈面上不好但还算有礼的问道:“爹,这大晚上你不睡觉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现在应该是凌晨了,但自己躺下睡了有一个时辰没?不知道把睡得正香的人从床上拉起来是大罪吗?如果不是顾忌初一不能发火否则一年都不顺的话,杨念慈绝对会吼出来。

段相一点儿都没生气,他想着杨念慈在温翔面前“温顺”的样子,心里就酸溜溜的。

“昨个儿年三十,爹没抽身过来,让你们娘俩独自过年。爹心里过意不去,这不,爹要一早进宫的,就先来看看你们。”

杨念慈打了个秀气的小哈欠,一点儿都不在意:“没事儿,我是出嫁女嘛,哪能跟娘家人过年的。大哥来陪我们了,爹你不必在意。”

段相心里叫喊,所以我才更在意,以后一定要让那小子离得女儿远一点儿。

“康儿还好吧?”

杨念慈苦笑不得:“爹,你也就是两天没来吧。有我这个亲娘看着,他当然好了。昨晚还自己抓着饺子吃了三个呢。”

段相满意点头,看女儿一脸不耐的困顿,嘱咐了最后一句:“记着,明天回来啊。”

杨念慈恩恩两声,突然就问了句:“我得准备什么回门礼啊?”

段相默,你压根就没出嫁,回什么门啊。

“什么都不用,人回来就好。”

杨念慈也不在意,给自己省银子有什么不乐意的。但是

杨念慈犹犹豫豫开了口:“可是,爹,我不记得回家的路了,而且,家里的人我也不记得了,万一”

到了段相的眼里,就是杨念慈对以后的生活惶恐不安啊,心里不由又是一阵愧疚,柔声说道:“你莫担心。明天一早我来接你。”

杨念慈顿时放了心,有这根大腿在,她是一点儿都不担心了。

“爹,你先等等。”

杨念慈拔腿冲进厨房里,趁着这个时间,段相走到内室里见小杨康果然睡的香甜,才出来。

杨念慈已进了来,将一个小食盒提给他:“爹,这是我们昨个做的一些小点心,凉着吃味道也好,你带着路上垫吧垫吧。”

段相顿觉欣慰,笑眯眯的提着食盒上马车走了。

车边跟着的侍卫还觉得纳闷的说了一句:“三小姐笑起来,眼睛竟看着像老爷了。”

段相又是一阵高兴:“那是当然,我可是她亲爹,她不像我想谁?”

侍卫不说话了。

“快些走,还得在宫门接夫人呢。”

刘氏这会儿正让人帮着自己检查身上的诰命服饰有无穿好。嘴里跟自己的心腹婆子抱怨。

“老爷真是的,初一进宫,谁家不是带着女眷一同前往?让我自个儿过去,人家看了还不定怎么取笑我呢。”

婆子笑笑给她顺毛:“老爷不是说有公务急着走一步吗,不是交代了会到宫门口接夫人吗。老奴看啊,老爷心里惦记着夫人呢,要是别人家,指不定就让女眷自己进去了。”

刘氏也觉得如此,脸上就有几分得意,自家老爷是个有情的,可转头想到后院的几十口子人,又惋惜怎么就那么多情呢,要是只对着自己一个人多好啊。

这时,帘子一掀,段英彤进了来。经过刘氏的努力,段英彤终于年前解了禁,能在人前露面了,当然,女四书也没少抄。

“你这孩子,怎么不多睡会儿?晚上宫里赐宴,你还想着顶着黑眼圈去?”

段英彤笑着看母亲大妆的尊贵模样,趴到她耳边轻声道:“娘,你进宫,可看仔细啊,看看他穿什么衣裳”

刘氏气得横她一眼,也同样低声道:“这是朝见,除了皇子服还能穿什么?”

段英彤顿时懊恼。

刘氏又教训她:“大年初一的,皇上和宫里各位主子自然是喜欢看明艳喜气的颜色,你又是正室嫡女,为了件子衣裳也值得这样惦记,还不回去补觉。”

段英彤被刘氏说破了心思,脸上一阵娇羞,再不纠缠径自回屋了。

婆子赞道:“四小姐出落的越来越明丽了,这通身的气派,等闲的高户还真配不上。”

刘氏得意不语,由婆子丫鬟们扶着上了马车赶往宫中。

段英彤强逼着自己在床上又躺了一个多时辰,便再也坐不住,起来让丫鬟将自己新做的衣物一件一件全摊开来,连同头面也一副一副全摆出来,务必要做今晚宫宴上最亮眼的闺阁小姐。

她的若干位庶妹进来时,就被这满屋的锦绣衣裳宝石头面包围了,半晌回不过神来。

五小姐当即捂住了嘴:“天啊,四姐姐,你做什么呢?”

六小姐一脸的诧异:“这都过完年了,不用收拾衣橱了吧?”

七小姐拍手叫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四姐姐是想开个衣裳铺子吧?”

八小姐疑惑:“四姐姐缺银子吗?我有父亲给的银锭子,先给四姐姐应应急?”

段英彤急忙叫停,这后面还有一串的妹妹呢,一人说一句可不得烦死她?

她抬起细细的下巴,略含骄傲的说道:“晚上去宫里赴宴,我要挑出最美的一套衣服来,省得给相府丢人。妹妹们若是无事,便先都出去吧。”

众妹妹们你看我我看你,异口同声:“妹妹不忙,还是帮四姐姐吧。”

段英彤只觉得耳朵疼,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有这么多妹妹?还都是牙尖嘴利不好惹的?一瞬间,段英彤竟有些怀念那个针戳都不出声的段英惜来。

段英彤不好赶妹妹们走,不然那么多姨娘在父亲面前告自己不爱护幼妹的状,自己和母亲又得被训斥一顿。妹妹的,真是太欺负人了,有自己这样憋屈的嫡姐吗?

一群小娘子你一言我一句。

“我觉得这件水红的漂亮”

“这件银红的才大气”

“绣梅花的高洁”

“绣海棠的艳丽”

“束腰用粉色”

“分明黄色的才搭”

“红色衣裳自然红宝来配”

“切,你有没有眼光,试试珍珠的”

“穿高底莲花镂空鞋”

“挂珊瑚璎珞宮绦”

“簪这个宫赐的牡丹绢花”

“哎呀,太老气了,四姐姐才十六,不是二十六”

“哎呀,胸前堆花太多”

“哎呀,腰线太紧”

没半个时辰,段英彤已经头痛欲裂,甚至痛不欲生。

“你们都给我闭嘴!”

保山治疗卵巢炎方法
吉首癫痫病医院
苏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保山治疗卵巢炎费用
吉首癫痫病医院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