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山西官员非法拘禁企业家将数亿资产零元转让

发布时间:2019-12-01 18:39:43 编辑:笔名

山西官员非法拘禁企业家 将数亿资产零元转让

山西平陆县民政局原负责人非法拘禁一企业家后将价值数亿元的企业零元转让

谁是非法拘禁的幕后导演

如果没有2006年年底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头顶 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 称号的卫宪法现在应该正盘算着怎样庆祝将要到来的60岁大寿。

现实中没有 如果 。如今坐在面前的卫宪法愁容满面,无家可归。提及6年前被非法拘禁、企业被零元转让的经历,他情绪激动,至今未能走出这场改变命运的噩梦。

2012年5月7日,非法拘禁卫宪法的赵科省、杨建勇一审被判犯非法拘禁罪。值得注意的是,赵、杨二人当时的身份是山西省平陆县民政局正、副局长。

两位民政局负责人为何要非法拘禁一个民营企业家?身家是这场非法拘禁案的幕后导演?

这一切因一个名为平陆县铝矾土煅烧福利厂的企业而起。

头顶 红帽子 的煅烧厂

1986年11月,平陆县民政局出资5万元在曹川乡(1995年改为 曹川镇 注)曹河村成立了平陆县铝矾土煅烧福利厂(以下简称 煅烧厂 )。按官方说法,煅烧厂是由曹川镇主办、县民政局主管的一个集体所有制社会福利企业。

成立之初的煅烧厂非常不景气。1989年1月,曹川乡民政办与铝矾土煅烧技术专家卫宪法签订了承包合同。这份合同记载了当时煅烧厂的资产状况:煅烧炉两座、厂占地15.96亩、房屋6间,价值7.9万元。

2012年5月31日,中国青年报从平陆县城出发,沿着黄河边蜿蜒崎岖的村路前行50多公里,赶到了煅烧厂的所在地曹川镇。一位曾长期在煅烧厂工作的当地村民指着一栋破败的房子和早已废弃的窑炉说: 这就是1989年老卫承包时煅烧厂的所有资产。

双方合同约定,承包期为8年,1996年12月31日到牛皮癣吃李子期。承包期间,卫宪法每年上交纯利润4.3万元。合同的第八条约定:合同期满增值部门(原文如此, 门 应为 分 注)归乙方(卫宪法)所有。

1991年5月,曹川乡民政办与卫宪法又签了一份补充协议,承包金额变为每年2.8万元。

曹川乡让卫宪法承包煅烧厂其实是甩出去了一个包袱,当时这个企业不赚钱,乡里也从中拿不到多少钱。 一名长期在曹川镇工商所工作的知情人对说。

1993年至2002年间任平陆县民政局企业股负责人的张跃峰对中国青年报说: 民政局名义上是主管单位,其实什么都不管,曹川镇山高路远,很多人都不愿意去,我负责时就是看他厂里的残疾人比例是否达到了福利企业的要求,然后每年收1万元的管理费。至于企业什么性质,和我们没有一点关系。

1997年至2001年间在曹川镇工商所担任个体企业协会会长的曹永革也对中国青年报说, 自卫宪法承包煅烧厂后,曹川镇从没有管过,只是收取承包费 。

1996年年底,卫宪法承包煅烧厂的合同到期。据卫宪法称,他当时不准备继续承包厂子了,并提出让曹川镇民政办清算该厂,但该办时任负责人说服卫宪法按照原合同继续承包。

一名知情人称: 当时铝矾土市场不景气,让卫宪法继续承包,镇里每年还能收点承包费,如果卫宪法不承包了,连承包费也没得收了。

就这样,卫宪法继续承包煅烧厂,但双方是口头约定,也没有说具体承包期限。曹川镇政府还是依照以往合同的约定收取卫宪法的承包费。拿到的一份 卫宪法上交曹川镇民政办合同款情况 的材料显示,1997年至2003年,卫宪法先后12次向白癜风特色疗法曹川镇民政办上交承包费共计38.6万元,比按合同约定所要交纳的承包费还多出7万多元。

1998年3月,财政部等四部委联合下发了 财清字(1998)第9号 《关于印发(清理甄别 挂靠 集体企业工作的意见)的通知》,要求各地将名为集体牛皮癣吃企业实为个体企业的企业摘掉 红帽子 。依据该文件的精神,平陆县清产核资办公室下发了 平清办(1998)第4号 《对于对 挂靠 集体企业及名存实亡集体企业清理决定的通知》,该通知称: 我清产核资办公室对经清理甄别属于私营个体企业32户,限期一个月内携带有关材料和文件到工商行政管理局、税务所变更企业性质和税务登记。

煅烧厂名列32户私营个体企业之中。据了解,煅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0

络:曹乐平

摩羯座
饮品
工程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