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神级复兴系统 第一百四十七章 陈先生此言差矣!(求订阅~)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9:54 编辑:笔名

神级复兴系统 第一百四十七章 陈先生此言差矣!(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七章陈先生此言差矣!(求订阅~)

声望值破亿这个巨大的惊喜让王耀有些懵,但是还不等询问升级后的功能,王耀就被现实一阵惊呼声拉了出去。

“是真的吗?”马先生神色有些激动,原本的眯眯眼此刻也瞪的老大盯着屏幕。

启功先生和王耀煌都神色激动的盯着屏幕上那件东西。

那是一只龙头,铜铸的龙头颜色多了一丝风霜和悲凉,摄像机缓慢的转动拍摄着它的特写,铜铃大的龙眸里的漆色已经被腐蚀掉了

,但是依旧带着让人心悸的悲凉。

“是它,应该是它。”启功先生因为激动,声音都有些颤动了。

不只是这件包厢,整个拍卖场都一片惊呼声。

台上站在龙首旁边的老头是门口那位陈睿,陈睿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摆摆手“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

“老陈,这东西怎么能拿出来卖?”台下有一位穿着中山装的中年人起身问道。

“这东西我不介绍,大家都认识。”陈睿笑道“稍安勿躁,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

人群的骚动安稳了下来。

“一百四十年前,英法联军把十二座兽首强行割了下来,带去国外,是国殇,是国耻,但是一百四十年后的今天,十二兽首中的龙首再次出现,是一种预兆,华夏大兴的预兆,我知道大家都很愤怒,这东西本身就是我们的,为什么要拿出来拍卖,但是请把个人情绪放一放,这东西来源是国外一位收藏家,他不缺钱,他把这个东西拿出来,就是一种诚意,表达一种对当年灾难的同情。”陈睿顿了顿说道。

“这件藏品是被那位收藏家早年间无意收购的,后来知道了这是龙国的东西,但是碍于一些原因,无法公开捐赠,大家都不是糊涂人,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拿出来拍卖,是唯一的方式。”

陈睿笑呵呵的说着场面话,让所有龙国人的气愤渐渐平息。

“我明白了,这个人手里不止一件。”启功先生眸子一亮,沉声说道。

包厢内所有人都身子一颤。

“为什么第一个出现的龙首?因为那人觉得龙对于我们的意义不一样,他想试探一下国内对于这十二兽首的态度和价值。”启功先生皱眉说道“这是一个圈套,这第一个要事出了价格,接下来的,都将是天价。”

“陈睿真是越来越下道了。”马先生脸色阴沉。

“商人逐利,没有民族归属感。”王耀煌摇头说道“先生您觉得如何?”

“不能拍。”启功先生沉声说道“要是拍了,下面几个,我们对英吉利和法兰西的要求无偿归还文物就不成立了。”

“但是,它出来了,真的不想再让它回去了。”马先生神情挣扎。

“看着它,身首异处无法归国,挺难受的。”王耀煌也低声说道。

“难受也得挺着,如果拍了,这个至少过千万,下一个就是过亿,接着就是天价了,一共十二个,这笔钱就都流出国外了,这是个圈套,不能拍。”启功先生沉声说道“同时接下来我们对英吉利和法兰西的失窃文物追回也会有差池,这个代价太大了。”

马先生和王耀煌对视一眼,都沉默下来,包厢内一片安静。

“怪不得,我说这次怎么有这么多外国人来参加拍卖,原来都是请来的托儿。”马先生冷哼一声“这些人,做事太脏。”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王耀煌一怔,有些焦急“下面的同胞要是有一激动的,不就进圈套了?”

“别急,我想想办法,如果能阻止这场拍卖最后了。”启功先生眉头深锁,进入沉思。

马先生也捏着下巴有些捉急。

王耀微微眯起眼看着屏幕里座龙首。

这龙首经历了战火和岁月,虽然没有任何锈迹,但是那种沧桑和愤怒,王耀似乎真的能感觉到。

屏幕中的陈睿还在发表着煽情的感言,试图掀起在场所有人的情怀,但是在场的都不是傻子,有些知道这个东西自己不能染指,这东西拍了也是得还给国家的,另外一些人,可能跟启功先生的想法不谋而合。

陈睿明显也预料到了,所以他的发言铺垫很长。

“大家都知道,十二兽首的设计者郎世宁先生是西洋人,所以在设计的时候,这十二个兽首也是有些西方写实的风格,但是原本这郎世宁是要设计是个二西方的美女天使的造型,被康熙皇帝否决了,因为不符合华夏传统,于是换成了这十二生肖。”

“这十二生肖,上半身是兽首,下半身是穿着汉服的造型,按照天位排列,组成一个巨大的水力钟表,每过两个小时,就有一个兽首会喷水,南岸分别为子鼠、寅虎、辰龙、午马、申猴、戌狗。北岸则分别为丑牛、卯兔、巳蛇、未羊、酉鸡、亥猪。而到了正午十二点,十二个兽首会同时喷水,可为奇观,可惜可惜。”

陈睿深深的叹息道,满脸惋惜,转而又扬起笑容“现在它又回到了家乡,虽然当年的水力钟不在了,但是这兽首对于我们龙国人的意义,是不一样的,堪称国宝不足为过。”

陈睿发完演讲后认真的观察着台下人的表情,见有几名已经按耐不住了,露出了笑容。

就在陈睿准备开始竞拍的时候,楼上出来传出一个清朗的笑声,突兀的笑声让整个气氛沉重的拍卖场为之一静,所有人都有些恼火,正沉浸在国耻和悲伤这么沉闷的环境中,怎么能发出笑声?简直太不懂礼貌了!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抬头看着二楼那个坐在栏杆上少年,想要表示不满,但是却愣住了。

身上大氅上的丝线在暖等下洋溢着异样的色彩,少年白嫩秀气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宛如一个古画里走出来的翩翩公子。

“陈先生此言差矣。”

PS:感谢鹤麟轩的500,枫一夕的500打赏~

感谢大家的订阅,打赏,推荐票,月票支持~

打滚求打赏~求订阅~~

中山治疗宫颈炎方法
衡水治疗龟头炎医院
上海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中山治疗宫颈炎费用
衡水治疗男科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