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我国稀土行业利润倒挂应用已陷怪圈

发布时间:2019-09-18 22:39:59 编辑:笔名

我国稀土行业利润倒挂 应用已陷怪圈

“稀土资源价格一直在攀升,在某种程度上对企业来说不一定是好事,大家在低附加值的资源上赚够了钱,可能会在应用技术上不思进取。”近日,一位稀土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表示。一直以来,生产稀土资源的利润要高于应用领域的利润,这种“非正常”的产业现状对本来就处于应用技术低端的中国来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近期,中国的稀土出口政策已经引发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中国稀土出口配额减少之后,稀土资源价格出现了节节攀升,中国正在逐步“收回”稀土话语权。与此同时,中国稀土行业内却出现了一个疑问:中国稀土话语权应该建立在那一个层面? 利润倒挂 今年以来,稀土价格高涨,根据中国稀土提供的数据,截至10月18日,最受关注的氧化镨、氧化钕的价格分别为26万/吨和23万/吨,相比9月底涨幅都超过了10%,相比2009年同期更是有超过100%的增长。 “这种增长是出乎许多人意料的,难道稀土真的要卖到黄金价格了?”近日,一位在上海参加“稀土企业家联谊会”的业内人士对表示,今年的稀土价格让很多从事分离和冶炼的企业利润翻番。 根据海关的统计,2010年上半年我国稀土冶炼分离产品出口20315.6吨REO,与2009年同期的13991.1吨REO相比,上涨了64.4%,同期我国稀土冶炼分离产品出口创汇达2.56亿美元,涨幅达到了239%。 在不受配额限制的应用性产品方面,2010年上半年稀土永磁体出口总量达到6424.3吨,与2009年同期的3258.9吨相比,增幅为97%,出口创汇也比2009年同期增加了近一倍。 两者对比可知,资源价格的上涨幅度要远大于应用性产品的价格。上述业内人士告诉,目前企业生产应用性产品的利润远不如直接卖资源利润高,以磁性材料为例,应用性产品的毛利率为15%,而此类初级产品的毛利率却有30% 左右。 正是这种利润的巨大差异,让许多生产企业不愿意在应用方面下工夫,同时也使得从事应用生产的企业失去了创新的动力。另一位稀土企业负责人告诉: “我们没有包钢稀土(90.83,-0.45,-0.49%)那样的实力,放着赚钱的资源和初级产品不做,花钱去搞前途未知的开发应用,这不是企业家的选择。” 应用难解 长期以来,我国稀土产品一直以原料型产品为主,深加工产品的发展起步缓慢,稀土深加工技术一直远落后于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稀土深加工环节的巨额利润都留在了国外;相反,国内的稀土应用大多都有低端领域、附加值低、利润空间小的缺点。 据业内专家介绍,我国在稀土应用领域依然处于粗放型的阶段,同样是添加稀土的产品,我们的添加量可能是国外的10倍。以应用领域的球化剂为例,我国的稀土含量为3%~7%,日本和东欧只有0.3%~3%。 中国稀土应用为何如此粗放?南京稀土应用研究会副理事长王仲山认为,我国的企业自恃资源丰富,不愿意花力气开发高附加值的稀土产品,致使资源浪费,受益降低。 公开资料显示,现在稀土主要应用于磁性材料、储氢材料、发光材料三个领域,落实到具体的产品上最典型的就是新能源汽车的永磁电机,一辆汽车上要用到40个电机。 “我们可以做电动窗、雨刷器等小部件的永磁电机,但核心的电机的部分与日本还有不小的差距。”王仲山说。 “稀土定价权不仅仅包括低端初级资源的定价,这样的定价长久不了,定价权还是要靠终端产品市场。”一位稀土专家表示。未来中国真正需要建立的是技术和高端产品上的话语权,资源是优势但非全部。 应用突围 今年8月在第二届包头稀土论坛上,高新区管委会主任任福对外宣布包头将打造“稀土交易中心”和“稀土技术产权交易中心”。同时,江西赣州、福建长汀和广西、广东的一些稀土产地也在规划设立类似的稀土产业聚集地。在多位稀土专家看来,这些稀土产地的种种举动都是想用资源换技术。 一些行业内企业人士对这种用“资源换技术”的策略并不看好, “实际上,‘资源换技术’将如当年汽车行业的‘市场换技术’一样失败了,关键问题是外商带进来的是不是核心技术?”不愿具名的一位稀土企业负责人表示。 不过,包头稀土高新区专门负责招商引资的主任助理安四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与过去相比,现在国家严控配额和打击走私,对引进国外技术是一个大的利好。“实践告诉我们,没有资源需求他们就不愿意来,不来就没有资源,带着技术来了,我们合作,他们的原料供应才不受配额限制。”他说。 王仲山则主张在稀土领域自主创新。他告诉,利用资源吸引外资到国内搞合资,其实也是变相的提供资源,对保护资源并没有实质性的好处,“中国的稀土资源技术还是需要自主创新,否则永远都是跟在人家后面,想通过交换得到技术也不能现实”。 在王仲山看来,现在国家重视稀土资源的开采和分离冶炼环节,但在应用上还不够重视,目前中国的应用环节和开采分离环节一样,也存在分散、规模小的问题。“国家的科技投入明显不够,这么重要的领域,居然没有国家级的研究机构,中科院应该建立稀土研究所。”王仲山说。

:朱若婷

微信怎么开发小程序
有赞微商城平台怎样
新零售模式